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www.24748.com > 正文阅读

中日婚姻故事:日本丈夫为中国音乐家妻子换肾

发表日期:2019-08-06 14:05  作者:admin  浏览:

  中新网8月5日电 据日本《中文导报》报道, 近日,在东京某医院,有一对夫妇先后进入手术室。这是中日国际婚姻,丈夫是日本人,樱井敏范。妻子是中国人,刘薇。

  2019年是他们结婚20周年。他们共同做出一个决定,丈夫樱井将自己的一个肾,经由手术医生的手,移植到刘薇的身体里,连上血管,等候它启动,在另一个身体里运作,也就是俗称的换肾。

  当天手术后,在各种排异反应中,刘薇在重症监护室经历一夜后,回到普通病房,醒过来的瞬间,想到自己身体里有一个来自丈夫的健康的肾脏,不知同一天经历手术的丈夫怎样了……刘薇泪如泉涌。

  所以,我们一定无法真正理解刘薇的心情。我们只能了解他们的经历,感受这人间的艰难和美好。

  15年前,刘薇被医生诊断为肾功能不全,肾脏萎缩,不能完成肾脏功能,按照医生的解释,一般被诊断为肾功能不全后,两三年左右就将不得不开始透析生活,一周三次去做透析,十分影响正常生活。刘薇属于慢性肾功能不全,并且是一种叫做间质性肾炎,很难予以治疗。

  刘薇希望不做透析而维持正常的生活。她是一名小提琴家,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并获得第一个外国人音乐博士学位。生活中有家庭,有育儿,还有演奏会。刘薇开始了食疗,以食物疗法维护了15年几乎与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但是针对于肾脏的食物疗法,需要十分细致认真的一日三餐搭配,也因此,刘薇还将自己的食物疗法心得出版发行了。因为按照日本医生的见解,她这样肾脏的情况早就该做透析了,而凭借惊人的生命力和自律的生活,刘薇竟然维持着普通生活,并且还坚持着音乐家生涯。

  刘薇告诉记者,她的食疗主要就是吃新鲜无农药蔬菜水果和杂粮,尽量不吃加工食品、冷冻食品,简单来说就是不给肾脏增加工作量。又比如调味,需要清淡,所以刘薇用些香草、咖喱粉调味,酱油也只用纯大豆的。而且,为了减轻肾脏负担,吃的量也要控制。除了饮食注意,还坚持轻度运动,从外部促进身体循环。

  然而,从2018年秋天起,刘薇感到身体状况不佳。食物疗法也到了极限。刘薇的肾功能下降到2.7%(正常人是百分之百),症状有浑身疲乏、不能吃饭、没有小便、无法集中精神,也就是尿毒症。去医院,医生说,已经非常了不起,从被宣告应该透析起,至今已10年,从前还没有过这样的先例。就连医生都说向刘薇致敬。

  日本每8个人里就有一个人有肾脏疾病,而遗憾的是,肾脏是沉默的脏器,一旦查出,已经是肾功能不全。肾脏功能一旦不全过,就没有恢复的可能性。

  12月起,刘薇开始了透析生活,一周三次,每次四小时。每次在透析时,刘薇都血压升高到200以上。从第一次透析到移植手术,刘薇一共透析了88次。

  每周三次的四个小时透析时间,听上去仅仅是去医院作治疗,知道日本医院之清洁温馨的人难免会认为仿佛是多了一段安静休息时间,其实并非可以坐在那里休闲,因为过敏症状,眼睛肿得无法看书。血压升到200,手脚感到僵硬,行动不便捷。这也是很多透析患者行走需要拐棍的缘由。刘薇用拉小提琴来算作自己的康复训练。

  在结婚20年的过程中,樱井多次说,以后(当你的肾功能衰竭)我给你一个肾脏吧。

  事实上,由于樱井体重,并不符合肾脏提供者的条件。一直以来准备给刘薇移植肾脏的是刘薇的父亲。2018年4月刘薇住院时,在海外留学的女儿给刘薇打来电话说,我可以给妈妈一个肾。当时,刘薇的弟弟正在旁边,弟弟说,还有我呢,我给你换肾吧。丈夫樱井感慨地对刘薇说,你是一个幸福的人。

  樱井体重比较重,结婚后,虽然他承认妻子依靠食物疗法维持着肾功能不全但正常生活很不容易,但他认为自己并没有必要也这样注重饮食健康,所以,他是一位胖胖的先生。当2019年1月,二人为了咨询移植手术而到东京的医院,在体检后,看着手中的数据,医生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这体重就算了吧。”樱井问医生,那您说,我体重减到多少,就可以移植给她肾呢?只要有可能,我就会努力。

  樱井的体重、血糖值、BMI值都不够肾脏提供者的条件。樱井开始了食物和运动减肥。首先每天饮食以蔬菜为主,不吃主食,并且每天上午健身房,下午游泳池,再加上每天走路两万步,在准备给妻子移植肾脏之前的几个月,樱井几乎不在家,整天在调整身体以达到成为合格的肾脏提供者。

  半年后,樱井体重减了7公斤,终于可以移植了。医院决定将手术日子定在2019年11月。这意味着刘薇还要经历痛苦的透析生活。

  刘薇说,就好像有什么眼睛所不可见的神秘力量在运作,有一天,接到医院电话,说可以将手术日子提前,定在了7月5日。

  7月6日,樱井在经历5日摘除一个肾脏手术后,拔去尿管,开始可以缓慢行走。他来到刘薇的病房探望。刘薇握着樱井的手泪流满面,没有语言,而樱井则对她说:“行了行了,已经过去了,不用担心,我因为人生有你和女儿,已是最棒的人生。果然还是该移植我的肾脏给你,这是我的使命呢。”

  一番平常语气说出的话,更是令刘薇除了眼泪没有别的语言,“太美了。肾脏太美了。”这是她写在SNS上的话。

  刘薇说,她的肾炎原因不明,仿佛从出生起就已经与人不同,也许自己从未经历过完全健康的自我。刘薇与樱井,血型同为A+Rh,并且都是母亲是B型,父亲是A型。刘薇不曾孕育过与樱井的孩子,所以二人之间的抗体反应极少。

  樱井在移植给妻子肾脏后曾说“我因为人生有你和女儿,已是最棒的人生”——这个女儿是刘薇前次婚姻的孩子,她带着女儿与樱井结婚。

  相识时,刘薇36岁,独自带着3岁的女儿。樱井47岁,一直单身,是一名建筑设计师。3岁的孩子需要照顾,二人的约会自然得带上孩子。就在第三次约会时,女儿很自然地称呼樱井为“爸爸”,这让刘薇也大吃一惊。刘薇因为已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所以对于再次结婚怀有顾虑,她对樱井说希望他不要总是来约她。樱井对她说:“我并没有想要从你这里获得什么答案,我只是想帮助你。你一个人带孩子,都没有时间做音乐吧?我带女儿去公园玩耍,你把这时间用来作为自己的时间就好。

  相处三年,每一次约会都是带着女儿一起。刘薇被樱井的温柔大爱所打动,三人重组了幸福家庭。

  樱井从婚前就支持刘薇的音乐生活,他现在也希望刘薇继续她的小提琴家生活,因为“社会培养一名音乐家不容易,应该让大家多多听到你的音乐”。

  手术前,刘薇让女儿去鼓励爸爸,女儿说,你们这夫妇太搞笑了,爸爸也告诉我让我鼓励妈妈呢。

  刘薇说她还了解到肾脏提供者有多痛,因为同病房来了一位由妻子提供肾脏给丈夫的患者,一夜都在喊痛,刘薇因此更知道丈夫实际上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同为手术后的痛,刘薇原是病体,而樱井是从健康的身体里生生摘除一个肾脏,然而当刘薇问丈夫手术是否很痛时,答案却是淡淡的“没关系,因为摘除肾脏所以里面内出血可能有点肿。”

  对于樱井强健的身心,刘薇总是充满敬重,在雪国金泽生长的樱井仿佛拥有加贺平原大地的力量。事实上,樱井的祖母活到110岁,是石川县第一长寿者。刘薇说将要以饮食来呵护给了自己一个肾脏的丈夫的健康。而丈夫的生活态度总是令她钦佩,因为是一位数“一,二,三”就立即睡着的人。

  樱井住院约一周就出院了,并且又开始去看兴趣爱好之画展,自己也画画儿。每次来看望妻子后回去,刘薇都说,一点儿都不寂寞啊,你的肾在我身体里呢。二人的对话,也围绕着今后的健康、今后的生活,二人决定要比赛着健康,一起度过快乐的人生。“你不用对我好,你好好对我的肾脏就好。”樱井说。“嗯,两个人一起好好呵护着我们的肾脏而生活,”刘薇说。(杜海玲)